Sunday, September 22, 2019  

 華人今日網 chinesedaily.com
  中國日報 e報 台灣時報 e報 新新聞 e報 周刊王 e報 南加周刊e報 南加分類e報 報上廣告
  南加社團消息 南加社區新聞 吃遍南加 玩遍南加 南加人物 分類廣告 華商大全
 

 

搜尋
股票
天氣
體育
銀行
購物
航班查詢
電子郵箱
健康
星座運勢
分享好友
社群網站
我的設定

分享好友

石玉珍

憶述父親石美瑜 不容青史盡成灰

(記者榮欣專訪)

上個月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80週年,中國舉行國家公祭儀式,悼念死難者的同時,更是傳遞出捍衛歷史真相、守護世界和平的堅定信念,這場浩劫已經過去整整80載,對於南京大屠殺的認知正在逐步加深,隨著越來越多歷史檔案、資料被挖掘出來,那段黑暗血腥的歷史也更全面地呈現在人們面前。


 居住在洛杉磯的石玉珍,她的父親石美瑜是當年審判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軍事法庭審判長,去年12月13日紀念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八十週年公祭典禮,南京歷史博物館館長邀請石玉珍與她在台北的弟弟石南陽前去參加盛典,最主要原因是石美瑜之子石南陽,在母親去世後整理遺物時發現印章,和此前捐贈的谷壽夫判決書底稿合璧,相信能讓更多人得到警醒和教育,向世人展示更完整的歷史細節。

石美瑜於1909年生於福建的一個商人之家,自幼隨曾為清朝秀才的伯父在私塾學習,後入基督教美部會辦的福州格致中學,進入司法界與他的家庭有很大的關係,他的祖父為人作保,牽連入罪被貪官活活嚇死,他從小就勵志長大要做一名主持正義的法官。

女兒石玉珍表示,至今仍然記得父親的毛筆字剛健有力、筆鋒強勁,從小就受到父親熏陶開始學習毛筆字,自己也練就一手好毛筆字,除此以外父親的博學多才讓人敬佩,在1946年時,為了處理二戰期間日本戰犯,南京政府下令由國防部組建審判日本戰犯的中國軍事法庭,提出在全國司法界選擇績優司法官擔任庭長,並對此有極高4個硬性要求,年紀必須在40歲以下、要求會聽說讀寫都非常流利的英語,還要擔任推事10年以上,現任高等法院庭長一職,當時翻遍整個全國的司法官民錄,唯有當時江蘇高等法院庭長石美瑜符合要求。

石美瑜是南京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審判長,在審理南京大屠殺期間,組織法庭調查、收集1000多份倖存者口述記錄與外籍人士證詞,將谷壽夫、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軍吉等戰犯繩之以法,受到了應有的懲罰,此外他還主審酒井隆、川島芳子、岡村寧次等日本戰犯,組織人員偵訊川島芳子,將其口供提供給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作為戰犯土肥願賢二的定罪要證,他成了國人注目的焦點,他的判詞文筆犀利,被譽為「刀筆精華」,收入英、美等國博物館,這就是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庭長石美瑜。

石美瑜審判第一個戰犯是香港之龍酒井隆,日軍陸軍中將,他作為谷壽夫的得力干將,在佔領南京期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是南京大屠殺的主要執行者之一,經過周密的收集調查取證,石美瑜仔1946年8月27日正式宣判酒井隆死刑,9月31日酒井隆在雨花台被槍決,英國12位觀審員看過石美瑜主筆的判決書英文譯本後,十分滿意,認為他處理公平,並要求將判決書全文陳列於倫敦大英國書館,作為英日戰史的重要文獻。

1948年8月23日,位於上海市塘沽路的市參議會大禮堂內,中國軍事法庭正在開庭審理日本頭號戰犯岡村寧次,當天儘管天下著傾盆大雨,800餘個旁聽席仍滿抗滿谷,雖蔣介石已下野,但仍控制著政局,蔣介石表面上讓軍事法庭審判岡村寧次,暗地裡又準備對他網開一面,國民政府公佈的一份戰犯名單,岡村寧次還被列為第三號戰犯,石美瑜主持了南京軍事法庭對戰犯岡村寧次的公開審判長達10個小時,並宣佈另行擇期宣判。

事隔不久,石美瑜就接到國防部長徐永昌的電報,他馬上趕回到南京後,國防部長徐永昌向他出示了代總統李宗仁的手令,要中國軍事法庭暫緩對岡村寧次的審判,緊接著岡村寧次也打了個報告,請求保外就醫,但面對上峰的噯睞態度,石美瑜仍不得要領,對岡村寧次的報告,他也不予理會,仍將岡村寧次牢牢地看守在江灣戰犯監獄,不久他又被召回南京後被告知,國防部將派員去上海,即日可開庭對岡村寧次進行宣判。

1949年1月26日上午,當天開庭時間已到,卻仍然不見庭長石美瑜,正當法官們、記者們所有人都心急如焚時,石美瑜神情沮喪手拿公文包進來,並直接表示要宣佈一個重要決定,從公文包中抽出兩份文件,一言不發地遞給大家傳閱,一份是代總統李宗仁的手諭,一份是淞滬杭警備司令長官湯恩伯的手諭,兩份手諭內容相同,岡村寧次負責遣返戰俘有功,應宣告無罪,室內的空氣一下子凝結了,石美瑜又拿出一份對岡村寧次的判決書,已由國防部長徐永昌簽名蓋章,要法官們依次在上面簽名。

法官們相互著著,誰也不肯先拿筆,他們都清楚宣判這樣一個國人皆曰該殺的戰犯無罪,是要遭到全國人民指責,石美瑜表示,這是最高當局的意思,不簽的話,國防部派來的軍法官已經在那邊待命了,就算我們不署名,他們也會立刻接手整起案件,結果還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接下來我們會將以違抗上級命令論處,受軍法處置,法官們只好一個個違心地簽字,岡村寧次被無罪釋放,岡村寧次被宣佈無罪釋放令法庭內全場嘩然,當時同時被列為戰犯的共有149人被判死刑,而身為中國派遣軍總司合的岡村寧次卻獲判無罪,石美瑜拒絕回答場人士的質問,立刻宣佈退庭。

至今,石家仍保存當年高層「施壓」的親筆信函、和石美瑜拒絕簽名的岡村寧次判決文,由於牽涉其中者皆已作古多年,石家也不願再予評論,只是低調表示「只要資料還在,歷史自有公斷」,所以當接到大陸紀念館的邀請函時,石南陽內心並沒有太多掙扎就同意了,他很清楚,這個決定無關政治,只是純粹想為父親的遺物,尋找一個「不容青史化成灰」的收藏所。

石玉珍表示,父親當年受到蔣介石的壓迫給岡村寧次宣判無罪後,一直對此非常自責,在台灣並沒有接受高層給予任何的職位,不久便向國防部軍法局請辭獲准,而是選擇安靜做一名軍法案、非結案的律師,從44歲一直當律師至82歲,這期間父親不分對方平撫貴賤,難怕對方沒有錢也會幫助,甚至多次救濟對方的家庭,父親晚年也曾來到美國進行治療,但父親表示一定要落葉歸根,1993年在台北去逝。


石玉珍來美國已有40年,從事25年酒店行業和16年銀行工作,目前是保富銀行第一副總裁,她回憶起石美瑜依舊是滿臉的笑容,石美瑜在家中不僅是六個孩子的好父親,也是一名好丈夫,父親獨特教育給予自己人生巨大的幫助,讓自己不管遇到再艱難的事情,依舊保持樂觀向上,勇敢面對並解決所有難題,她表示,非常感激自己的弟弟能將父親當年的文件保存如此完善,目前南京歷史博物館、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都有保存父親當年的文件,讓向世人展示真實的歷史見證。

<Back>


©1991-2017 Chinesedaily and its suppliers.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繫我們